从古典中走来

2008-07-03 21:24 | 作者:伊人 | 灵语文录首发

喜欢古代的女子,有裙椐拽地,有环佩叮咚,有莲步轻移,有婀娜姿态。

收集了许多仕女图,来源甚为广泛,邮票、火柴贴花、电信卡、山海经等杂志封面,还有烟壳、月饼包装等等,零零总总集了好几册。

细细可玩味,相看总不厌。打开画册,一翻可以半天,甚至让自己完全沉浸于古典的世界,仿佛时空流转,自己甘愿作个双髻的小丫鬟,侍立一厢,等候差遣。只要,加我以绿鬓如云,钿钗玲珑,罗带缠腰。

喏!我在吴宫新采的红莲,插上那高颈的青花瓷瓶。小姐的闺房即刻鲜活了,芳香四溢,生趣盎然。园里的牡丹和芍药是小姐的簪花。我会用细齿的玉梳轻柔地梳理她的秀发,把她浓黑的云鬓盘成高耸的罗髻,再簪上新鲜的白牡丹。接着抹脂、敷粉,点朱唇、画蛾眉。我会做得一丝不苟。

古典的女子有一种安静的特质。轻罗小扇随意摇动,神情倦怠,慵懒而散漫。就那么轻柔地靠在绣花枕上打个盹,醉眼蒙胧地想着心事。她或许会起来,踱去园子里拈朵花,轻轻地嗅着,心里回味着某一天在某处偶遇的某个男子,然后吃吃地傻笑。

若是见了蝴蝶蜻蜓之类,必会舞动手中的团扇,一路追随而去。及至那蝶儿飞过围墙,她也只不甘心地轻叹一声。就是这般嬉闹,透出的仍是温柔的情愫。

打秋千,最好是落英缤纷的季节。天气和暖,薄衫罗裙随着秋千忽起忽落,飘飘若仙。而整个人,整个思绪都沐浴在花瓣之中,那才是恒永的古典画面。曾多少次想像这样的场景,都不得如愿。

女子无才便是德?最反感的便是这句。那样古典的女子,若整日只知嬉闹玩耍,或做女红,总觉缺了一种味道。那该是一种气息吧,或者是墨香,是书卷味。五月的梧桐树下,那女子该捧一卷诗文,不必太高深,但该有情趣。她需会用文字表达自己的情感,看着满院残英狼籍,偶尔也会吟出“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这样的句子。

她也会在月下,燃三柱清香,对着清寒的月色,诉说透明心事。或者,她会在花前独舞,在风里低吟浅唱,在秋风里俯拾落叶,在冰天地里踏雪寻梅。箫管、古琴、书卷都是她贴身的知己。

诗文会让一个女子看起来更富魅力。她只需花前独坐,或凭栏远眺,那眼里流泻的气质已是醉人的芬芳。从古典中走来的女子,如今,还剩几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