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从我儿时的记忆中走来

2012-07-17 17:58 | 作者:东方欲晓 | 灵语文录首发

人的一生能有几个挚诚的朋友,莫过于是一件最幸运的事了,有朋友的人生也是多彩的人生,丰富的人生,更是快乐的人生。每个人都有不同的交友方式和原则,对朋友的选择也是各尽不同,选择什么性格的人做朋友,选择什么地方的人做朋友,也各尽不同。但跟许多人谈论这个问题时,倒是有对那些过于精明的人不可结交过多,认同的人还是比较多。

在我们这个地域范围中,大家都说北镇那个地域的人,不可过多交往,原因是什么呢?都说那个地域的人交不透,用土话说就是太奸!在我们这儿,一谈起那个地域的人,人们的嘴里就会不约而同地说出流传在民间的一句话:“三八两毛六,两毛五你拿去”!这句话是说,北镇人在做生意的时候,经常用这样错误的数学口诀蒙混买主,既让买主感到了便宜一分钱,实际上自己又多赚了一分钱,流传时间长了,这句话就好像是北镇人的标签了,也成了一种戏谈,当然了,这里面的贬义居多。但我要为这句话的含义矫正,为北镇人正名。这句话其实不也说明了北镇人的精明吗?精明有什么不好哪!精明才会生活,才会劳动,才会勤奋,这些不正是北镇人的优良品质吗?

殊不知,在我的人生中,朋友的概念,就是儿时从北镇人的身上体现而形成的。

从我记事儿的时候起,就记得爷爷有几个北镇的朋友,也感到爷爷的那几个朋友很神秘,很有本事。神秘的原因,是一年中只有临近年关了,才能看到爷爷的那几个朋友,平时是看不到的;感到他们有本事,是因为他们一来就会引得全村的人的围观,人们对他们啧啧赞不绝口,我也从中感到很荣幸。

那时,村里的人管爷爷的那几个朋友叫“老客”,就是做买卖的人。每到年关,爷爷的那几个朋友就会每个人赶着一辆马车,满载北镇当地的土特产,来到我们这做生意,让我记得最深的是花生。他们到这主要是用当地的特产换大米,再把大米拉回去买给北镇人。那个年代交通不发达,物产流通也不畅,几乎是闭塞。爷爷的那几个朋友来到村里,就住在我们家,有时一住就是几天。至于爷爷是怎么跟他们交往上的,后来听父亲说,爷爷在旧社会就是给人家放马、喂牲口的,反正打我记事的时候,就感觉爷爷一直在生产队里喂牲口。北镇的朋友来到这里可能就是因为他们都有自己的车马,需要找个“同行”之处落脚吧,一来二去,便成了朋友。

那时,最让我盼望爷爷的朋友们来的原因,主要是两件事。一个是他们来到我家后,总要把带来的花生捧上几捧,让我们炒熟了吃。那时,在我们这里一年也见不到花生,家里没钱买,即使有钱也没处买去,所以,看到花生对我们来说,简直就是一种奢侈品。特别是咀嚼着花生,那满嘴的香味,一直香到心里,真是人间美味儿。村里的人用大米换花生,也不多换,也就是换个一斤二斤的,留作过年吃,所以,我们吃到花生,就感觉是过年了。

还有一件事就是,爷爷那些朋友们来了,我们全家都感到喜庆,真有种“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的感觉。爷爷的那些朋友们的车马,在我们这成了最受关注的,看人家那马,毛稍锃亮,个儿头也大,让人羡慕的是,这些车马都是自己家的,说明北镇人的生活要比我们这强百倍。我们家一下来了几挂威风的马车,不亚于还没有家庭轿车的时候,谁家开来了几辆轿车那样的新奇。所以围观的人很多,这让我幼小的心灵里也有种自豪感,在小朋友们面前也特神气。

后来才知道,那个时代,我们这是国营农场,一切都集体经营,北镇那是公社,很多都属于私有制,几乎家家都有车马,从历史上,北镇人就特别能干,会经营,因为一切都是为了自已,自然调动了积极性。这也是后来我们这的人们比不了人家能干、会赚钱,才用那句顺口溜诙谐人家。

爷爷的那些朋友们做完了生意,临走了总要给我们家留下一些土特产,当然了,爷爷也不会亏待他们,总要比他们的东西更多,馈赠给他们。我也就是从那时起,从爷爷那感到了朋友之间的交往是怎么做的,爷爷的那种交朋友的真诚和大度,也一直影响着我,一直渗透到我与朋友的交往之中。

从那个时候起,北镇人在我心目中的印象就很好,特别是他们的精明劲儿,会做生意,能干,为人也真诚。那时,真不知道爷爷平时是怎么跟他们联系的,可能根本就不联系,因为爷爷不识字,也没看见爷爷求人给他们写信。可每年他们来了,就像约好了似的,可能靠的就是一种默契,一种朋友之间的默契吧。看来朋友之间心灵的沟通是很重要的。

爷爷年岁大了,爸就继承了爷爷跟那些朋友们和他们的后代开始交往了,爸爸偶尔还给他们写写信,一直到很多年。

工作这些年以来,身边也有一些从北镇过来的人,也有同事,从他们的身上仍然看到北镇人那种会过日子品德,生活精打细算,其实,这些都是勤俭朴实的好传统。但我这些年来也许是受人们对北镇人的偏见的影响吧,跟他们交往总是心存芥蒂,一直没有个挚诚的北镇朋友。

这些年网络发展很快,无独有偶,在网络上还真认识几个北镇的同行网友。虽然我不像一些人对网络的偏见,但也很少跟北镇的网友们沟通。其实,我始终认为,交友是多种方式的,网络只是其中的一种罢了,没什么大惊小怪的,我反而认为,网络更有灵活性,感觉对方不是你认为可交的,或者人品有问题的,你可以删除,也不会感到尴尬。不像现实中,与人交往一段了,感觉不可交了,又不好意思拒绝,很尴尬。交什么人关键在你自己,怪不得别人。

一件偶然的事让我对北镇人改变了看法,去年去北镇看梨花,我就是给未见过面的北镇的朋友打个电话问问情况,结果朋友热情引导和接待,那种真诚让人感动。从他们(她们)的身上,我看到了北镇人的品质,从他们(她们)的言行中,也真正看到了北镇人的精明,头脑要比我们灵活的多。

从儿时对朋友这个概念的了解开始,到我在生活中结交朋友,让我悟到最深的就是,与朋友的交往要真诚、宽宏,要用心去交,只有这样才能交到真正的朋友,不论是哪个地域的人,都有好有差,不能以偏概全,即使一个人的身上也不一定都是优点,人无完人,要看到每个人优点所在,有容乃大。

有那句话:我们的朋友遍天下。遍天下不可能,但是朋友还是多多益善!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