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有趣的人谈一场地老天荒

2016-08-30 14:33 | 作者:忧文流香 | 灵语文录首发

题记:在这个世界上,人的美丽容颜,金钱和权势,还有我们天真以为的地久天长,随着时间的流逝都会慢慢消失,唯有对生活不计回报的热和对生命一往无前的珍爱不会朽坏。一边在生活里把自己培养成一个“有趣”的人,一边在心里告诉自己要找一个“有趣”的人谈一场地老天荒。

与有趣的人谈一场地老天荒

---忧文流香

可能因为年龄增长得太快而尚未成家的关系,最近许多人都在问我:“你想要结婚女人是个什么样?”刚开始的时候,对于这个问题我翻遍脑子里所有的词语都没有任何合适的可提供答案的辞藻。我不追星,也不会随意就找个女人结婚。我一直遵循着我所属的这个民族最古老的传统,把结婚当做是一件生命中非常非常重要的事情来对待。

因为会问这个问题的人,都是身边我认为非常重要的人,所以我开始很认真地思考答案。

我记得前两年有人问香港作家蔡澜:“女孩子最珍贵的品质是什么?”

蔡澜几乎是毫不犹豫地回答得很简单:“娴淑,调皮。”

我理解蔡澜的这句话的意思是可爱的女人不仅要待人柔和,而且要有幽默感,有生活趣味,有自己独立的思考和生活空间,又有淡然的把生活琐碎细节串联成珠的精彩。我个人觉得,和这样的女人在一起,可以很舒服轻松又不会累。

我想起王小波说过的那句话:“一辈子很长,就找个有趣的人在一起。”只是我不知道,他说的这句话是代表着他找到了那个有趣的人在一起生活,还是代表着这句话只是他在俗世红尘里对自己想要找的那个人的感叹。

我觉得,“有趣”的人一般都是心思单纯的人,心底存有着愉悦的小确幸,又对事物有着自己独有的欣赏角度。既能“热情似火”,也可“心静如水”;既能“不悲不喜”,亦能“随喜随乐”。与“有趣”的人在一起,因着心有感恩自能知足常乐;因着心怀智慧自能怡然自得;因着心中有诗意因而把生命过成一场绚烂的风花月。

所以后来当再有人问到同样的问题,我会简单干脆地这样回答:“我觉得,我想要结婚的女人一定会是一个很“有趣”的人!”

长这么大,虽然从未认认真真看过《红楼》,但对书中的两个“红人”却是映像深刻。一个是一天到晚忧郁的林黛玉,另一个则是会说笑话,嘴快人豪爽的王熙凤。林黛玉天性的忧郁姑且不去讨论,单她的“葬花”的玩法却是有趣的紧。花开花落,年年如斯,一般人谁会想到要去“葬花”?你可以说她天性忧郁,说她神经质,可是她的敏锐,她对所谓“闲得蛋疼”的日子却是别出心裁,由花及己,这个美丽的女子虽然最后因忧郁而死,却也是她的忧郁成就了她在生之年有趣而有心的精彩。我欣赏林黛玉的地方恰在此处。王熙凤爽朗的性格颇有男人性格的特征,她与林黛玉简直就是完全不相同性格的两个人,可她们却一直相处很好。王熙凤有点“八婆”,谁让她嘴就像利剑出鞘一样快。但她爽朗,会说笑话,总是在冷场的时候,总是在别人心中郁郁的时候,她的笑话如同一汪清泉,浇灌在僵局里,浇灌在郁郁的人心里,从而活跃了气氛,也给了人奋勇向前的勇气。

我觉得,“有趣”本质上就是一场愉悦的意外,是一种来自于生活深处最真实的偶然却又是必然的小小惊喜。

你每天一个人坐看云淡风轻,可是突然有一天,有一个人在你身边与你一起看日升日落的时候,你就会突然发现,原来日升日落因为有了人的陪伴你会看到平常不曾看到的另一种美。你每天都在三点一式地忙碌工作和生活,突然有一天有人拉着你来了个说走就走的旅程,你就会突然发现,原来偶尔让自己去旅行放松一下是如此惬意的事情。你每天都只喝温的白开水,突然有一天朋友非要你喝了一杯咖啡,你就会突然发现,原来这杯咖啡所带来的味道要比习以为常的白开水有更丰富的口味。

翻看《浮生六记》,虽然白话文看得是一知半解,却从里面发现了一个很可爱的女人,沈复的妻子芸娘,她就是一个挺“有趣”的人。她的不俗之处就在于,即便夫家没有给她提供足够好的物质生活,她也能把琐碎的生活过得快乐无比,一蔬一饭都能自得其乐。在群居的时候不哀怨命运,孑然自处的时候随顺喜乐,无论被这个当时并不开放的时代怎样对待,都可以找到生活在平淡平凡岁月里的清浅乐趣。

芸娘性格柔和,相貌秀美,喜欢穿素净的衣服,擅长绣布鞋。当时沈复经济上凄凄惨惨拮据难走时,家中缺钱缺酒甚或要报答别人恩情的时候,她就拿自己做的布鞋出去卖,或者将绣工精美的布鞋作为报答回馈给别人以报恩。她不但心地善良,感恩图报,对于做饭一道也是精于其间。即便是几样寻常的蔬菜,芸娘也能做出不俗的口感。

芸娘很守规矩但也不会假正经。父母是本分,对外面世界和新奇的事物她也会很好奇。《浮生六记》里记载,当时芸娘想去看那时候一年一度的大庙会,可碍于是女子身份多有不便。她不像一般的家庭主妇一样因为传统习俗就放弃,却是跟沈复商量后并且完全说服了沈复,瞒着婆婆把自己打扮成男生模样跟沈复一起逛了庙会。

芸娘除了有女性独有的敏锐之外,还具有不拘一格的探索精神。有一次沈复插花,花插好后怎么看都觉得不够生动,总觉得少了点什么自己却也怎么也找不出来少了什么。芸娘看他苦恼,竟找来一只小蝴蝶和许多小昆虫,用细细的丝线缠绕在花木茎干上,这神来一笔,令得见到此花的人无不夸赞沈家的盆景有奇思妙想。

芸娘是一个有趣的姑娘,她的能力在于她可以把最琐碎乃至最落魄的生活过得生机盎然。尽管生活对她严厉,她依然勤快地捕捉着生活中的美好,这是古代士人说的“趣”。却令我想起刘禹锡写的那句词:“斯是陋室,惟吾德馨。”虽是人在陋巷,却不堪其忧,亦不改其乐。更是少有地做到了“不以物喜,不以己悲。”

虽然《浮生六记》未必就是时代写实,却让我不由得欣赏芸娘这样有趣的女人。和这样的人在一起,不会害怕,不会忧郁,每天的生活都像是新生,因为她们对于生活的热爱,对于生命的际遇都有着自己敏锐的触觉和覆翻云的可行性改变。我想起我经常提到的“活在当下”这四个字,其实活在当下不就是要把忙碌的生活过出新意,把平淡朴实的日子过出精彩么?

“有趣”的人有自己独立的思想,对事物的判断和对生活的激情。跟这样的人交谈,总能得到新的想法和角度,对于后知后觉的人来说,实在是不可多得的机会。

我有一个朋友,平常联系不多,每次见面聊的话题也不多。可是每次聊天,她聊到的话题总能带给我许多新的想法。记得有一次,我跟她提到店旁边谁家又开了一个什么店。她就突然问别人开的店对你有影响么?你研究过人家的店经营模式么?人家的经营点你思考过么?正当我因为她的提醒调集所有脑细胞思考的时候。她突然就一本正经地问我:“我是你的女神么?”180度的转弯让我一下子没反应过来。我问她:“为何突然这样问?神是存在人的思想里的,若你是我的女神,我岂非只能天天在思想里去认识你?”她说有一个很好的男闺蜜,跟她说她是他心里的女神。“我就想问问你,看我是不是具备做别人女神的资格呀!”她说完自己禁不住捧腹大笑。我还在一愣一愣地想这都什么思维逻辑,问的什么问题啊。

与这样的人在一起,想来生活一定会是丰富多彩。这样的人就像是一个丹青圣手,会把平淡乏味如自来水般的日子拨弄得层次分明。也会把原本就是一片灰白色的平凡岁月,画满色彩斑斓的多彩多姿。

一个人从叛逆地开始选择独立,走到今天,越来越觉得,一些人遇见并爱上彼此,只是为了离别怀念。但生活却是,当你一个人走过漫长而黑暗的甬道,爱和美好就会重新洞开希望的光芒。然后一路走一路感悟,一路感恩一路学习,直到生命完全绽放出只属于自己的美丽。

在这个世界上,人的美丽容颜,金钱和权势,还有我们天真以为的地久天长,随着时间的流逝都会慢慢消失,唯有对生活不计回报的热爱和对生命一往无前的珍爱不会消失,那是来自于对生活最纯真的喜爱和对生命最真切的体会。一边在生活里把自己培养成一个“有趣”的人,一边在心里告诉自己要找一个“有趣”的人谈一场地老天荒。

只要和“有趣”的人在一起,原本灰色的生活也会变得色彩斑斓,原本平淡乏味的的生命也会变得精彩纷呈。找一个“有趣”的人,把日子过得趣味纷呈,把生活梳理得处处有惊喜,则微愿足矣!

其实,我只不过想,找个有趣的人谈一场地老天荒……

(全文完,谢谢欣赏!)

评论